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犀牛望江楼

时间:2016/11/10 10:51:27|点击数:

顺着鲁史到犀牛的公路,转过阿成旧山脚的一个小山包,便看见犀牛的望江楼,孤零零地落座在犀牛街以东山头上。眼下,小湾电站的回水,将犀牛山头围成了一个半岛,随着水位在升高,犀牛这座孤山似乎少了昔日的峻峭与奇险,仿佛就像浮在一片湛蓝的海水中的岛屿。而望江楼,仿佛就是一座灯塔,除非淹没,它永远是一处历史的记忆。

望江楼,因犀牛渡形成。

犀牛渡,是澜沧江的重要支流、古时被称为滇西四渡之一。犀牛渡北岸,属于大理州巍山县牛街乡爱国村委会境内的大平地和龙潭自然村的范围,南面为临沧市凤庆县鲁史镇犀牛办事处所辖的村庄。犀牛办事处在一个古老的小山街上,此山街,因所在的地形酷似传说中的犀牛而取名为犀牛街

为了支援国家建设,犀牛街的居民都在去年大多完成了迁移,去了远方。留下一条空街,几间危房,而望江楼是留下来了,仍然是游客络绎不绝参观的风景之一。《徐霞客游记》等史料记载: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当年从顺宁进入巍山,就是从犀牛渡乘竹筏过黑惠江的,时间是 1693年农历八月。当年要是有望江楼,大旅行家也不至跟着马帮,匆忙到江北岸去。黑惠江,在犀牛山脚略作停顿状,之后头也不回地去了远方,笔架山与犀牛山隔江相望,这里的人们,自古以来靠的是一条木船,连接此岸彼岸。

据当地老人讲,望江楼已有120年左右历史,当时的犀牛渡口人来人往,自然形成的街市,留下了许多南来北往的商人与从中原来边陲的客官,从巍山来的人马,到犀牛已人困马乏,便停留在这条小街上,那些简陋的客舍满足不了客人的需求,于是有一大富人家,就在这犀牛山头,建起了戏楼与望江楼。接着又盖起了大殿,供达官贵人休闲娱乐,戏楼前面的广场,是特为一般百姓准备的。戏楼左侧的望江楼,依坎而建,与民房无异,楼为两层,下面一层,是客人闲歇的地方,大马帮在此卸下货物,也被拴在望江楼下面的马厩,用完餐,喜欢看戏的,都往戏楼前挤,那些懂点文化的,则上得楼去,品茶望江,然后抒发情怀,留点笔墨。

戏楼初建于民国二十八年,当时每年节庆都由街绅富户出资点戏,邀请外地戏班子唱戏,民众可自由入场观看,滇剧《铡美案》、《杨门女将》、《打金枝》都是这里的传统演出剧目,后来,京剧《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也曾在此轮番上演,每当节庆,戏楼前都是人满为患。戏楼后面的大殿,当时是安排艺人休闲的,现在看上去简陋得象柴房的屋子,当年却是戏子们的居所。而望江楼,要登临恐怕不是一般老百姓所能了,把酒临风,品茶休闲,那是留给风雅韵士的,望江之后得即席赋诗,说愁也好,赞美也罢,每一拨上楼的文人墨客,都留下过墨迹,但都在历史风卷残云的时光中,销声匿迹了。现在仍能看到的是,不尽江水滚滚来的壮丽,大江东去的豪情激荡。在一位当地文友的帮助下,我得以登上望江楼,坐在望江的最佳位置,我不会写诗,却丛生满心的感叹。

后来,望江楼成了犀牛完小的教学楼,那些挪不动的太古椅,都被当地的木匠肢解为简陋的课桌,那些留在人们记忆中的戏曲,也被朗朗的书声替代。今天,当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前来采风,望江楼依旧在,戏楼依旧在,只是人去楼空,无法再寻觅昨日的情景了。

本文来源:政协凤庆县委员会办公室 作者:许文舟